堅持黨校姓黨  為黨立言發(fā)聲

在推進(jìn)基層治理中發(fā)展全過(guò)程人民民主

余亞梅

  •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4
  • 來(lái)源:學(xué)習時(shí)報
        基層治理是國家治理的最末端,也是服務(wù)群眾的最前沿;是國家治理的“毛細血管”,也是群眾感知基層治理效能和公共服務(wù)溫度的“神經(jīng)末梢”。當前,我國的基層治理正在向全面打造“人人有責、人人盡責、人人享有”的基層治理共同體的目標推進(jìn)?;鶎又卫硎玛P(guān)如何解決基層群眾“最后一公里”的公共服務(wù)問(wèn)題,事關(guān)如何把基層群眾有效地組織到共同治理的過(guò)程中來(lái),是發(fā)展全過(guò)程人民民主的重要場(chǎng)域,要求把人民民主的原則和精神真實(shí)地貫徹到基層治理中的每一個(gè)環(huán)節。這對基層政府而言,既是重大挑戰,也是提升治理效能的難得機遇。
        著(zhù)力提高基層政府的回應能力
        與西方國家不同,我國的全過(guò)程人民民主是以問(wèn)題為導向的民主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民主不是用來(lái)做擺設的,而是要用來(lái)解決人民需要解決的問(wèn)題的。在日常的治理活動(dòng)中,基層政府部門(mén)每天都要面對大量與老百姓日常微觀(guān)生活相關(guān)聯(lián)的事務(wù),都需要基層政府部門(mén)對其作出有效的回應,并根據一定的程序盡可能妥善解決。為了有效回應群眾的需求和關(guān)切,基層治理者要著(zhù)力提高回應能力,通過(guò)密切和頻繁的溝通互動(dòng),扮演好“聯(lián)系人”的角色。
        一方面,強化基層政府部門(mén)與基層群眾的溝通和互動(dòng)?;鶎诱块T(mén)與社區群眾的距離最為接近,具有與群眾密切互動(dòng)的空間條件,也最能直接感知群眾的利益和需求,基層治理者要花時(shí)間積極主動(dòng)與群眾進(jìn)行直接、密切的互動(dòng),而不能只是坐等群眾前來(lái)反映問(wèn)題、做出被動(dòng)回應。另一方面,強調多部門(mén)的聯(lián)動(dòng)和互動(dòng)?;鶎由鐣?huì )的許多問(wèn)題和矛盾,即使再細微,也可能有多樣性的根源,不是某一個(gè)部門(mén)或個(gè)人單獨能夠解決的。因此,基層政府部門(mén)要具備主動(dòng)去溝通和聯(lián)系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的意愿和能力,切實(shí)幫助群眾解決問(wèn)題和困難,努力實(shí)現從“群眾圍著(zhù)部門(mén)跑”到“部門(mén)圍著(zhù)群眾問(wèn)題轉”的轉變。當前,我國很多地方的基層治理實(shí)踐就非常重視通過(guò)治理創(chuàng )新來(lái)提高回應能力。例如,有的地方創(chuàng )建“楓橋式”派出所、構建和運行社會(huì )矛盾糾紛調解中心,進(jìn)行以問(wèn)題為導向的治理模式創(chuàng )新,更加積極、主動(dòng)和自覺(jué)地去發(fā)現和解決群眾的需求和問(wèn)題。
        擴大基層治理參與主體范圍
        人民群眾中蘊含著(zhù)豐富的智慧和無(wú)限的創(chuàng )造力,基層治理要把廣大基層群眾組織起來(lái)、動(dòng)員起來(lái)、凝聚起來(lái),充分激發(fā)人民群眾的積極性、主動(dòng)性、創(chuàng )造性。在基層治理中發(fā)展全過(guò)程人民民主,就要讓基層群眾積極參與到基層公共事務(wù)的共同治理中來(lái),既要使他們有表達自己真實(shí)需求的機會(huì ),從而使他們成為基層治理問(wèn)題的發(fā)現者和發(fā)起者,又要使群眾成為基層問(wèn)題的解決者和監督者,使基層治理真正成為一項群策群力的活動(dòng)。近年來(lái),廣大人民群眾的權利主體意識、民主參與意識有了很大提高,為在基層治理中發(fā)展全過(guò)程人民民主提供了良好的社會(huì )基礎。但是在這方面,基層治理仍然存在一些問(wèn)題。例如,有的基層部門(mén)雖然認識到自己是基層公共服務(wù)的提供者,但只是把群眾看作服務(wù)的對象,沒(méi)有充分認識到群眾也是基層民主治理的主體。又如,基層群眾的參與熱情和參與度還不高,各種社會(huì )力量的治理能量還沒(méi)有被充分激活。
        因此,基層政府在組織和引導社區群眾的有序和有效參與方面,還要進(jìn)一步發(fā)揮積極作用。一方面,拓寬基層群眾參與渠道,暢通和規范群眾訴求表達、利益協(xié)調、權益保障通道,真正了解老百姓的煩心事、操心事、揪心事,真正做到問(wèn)需于民、問(wèn)計于民,推動(dòng)人人有責、人人盡責、人人享有,實(shí)現不同參與者各歸其位、各擔其責,發(fā)揮各方作用,激發(fā)基層活力。另一方面,發(fā)揮信息支撐作用,完善基層信息平臺,充分發(fā)揮數字平臺多邊連接、共享共建、整合聚集和系統規劃的功能,充分釋放數字技術(shù)紅利和創(chuàng )新紅利,努力讓基層百姓生活更便捷。
        開(kāi)展靈活多樣的基層協(xié)商活動(dòng)
        基層治理離不開(kāi)基層協(xié)商。有事好商量、大家的事大家商量,是實(shí)現基層治理共建共治共享的應有之義。近年來(lái),各地發(fā)揮協(xié)商民主在基層治理中的溝通協(xié)調、社會(huì )疏導、整合資源、凝聚共識等作用以及“獻良策”“聚力量”“促落實(shí)”等優(yōu)勢,不斷探索創(chuàng )新基層治理新模式。在我國火熱的基層生活中,人民群眾摸索創(chuàng )造了一個(gè)又一個(gè)充滿(mǎn)煙火氣的民主形式。從“小院議事廳”到“板凳民主”,從線(xiàn)下“圓桌會(huì )”到線(xiàn)上“議事群”,從“民主懇談會(huì )”到“新村議事會(huì )”等等,無(wú)不展現中國式基層協(xié)商的勃勃生機。
        基層協(xié)商的特性之一是形式比較靈活,可以隨時(shí)就公共事務(wù)開(kāi)展協(xié)商,在不同的場(chǎng)域中及時(shí)找尋合適的處理方式。順應基層群眾對治理需求日益多樣化、復雜化的形勢,協(xié)商民主催生多樣化的治理方式。例如,民主懇談會(huì )采用分組討論與大會(huì )審議相結合的協(xié)商方式,促使各協(xié)商主體認真吸收其他利益主體意見(jiàn),并結合各自的訴求進(jìn)行討論,以尋求自身需求的合法性和合理性;民主議事會(huì )采取議事會(huì )員聯(lián)系制,各議事會(huì )成員負責聯(lián)系自身選區群眾,協(xié)商解決矛盾糾紛。但是當前在基層民主協(xié)商議事機制建設過(guò)程中,還存在民主協(xié)商議事主體積極性不高、協(xié)商議事能力不夠、協(xié)商議事程序不夠規范、議事決議難落地、議事結果缺乏監督等方面的困境和難題。因此,應不斷加強基層群眾的協(xié)商能力,發(fā)展協(xié)商組織,以制度化推進(jìn)基層協(xié)商民主,通過(guò)主持人制度、參會(huì )人員隨機選拔制度、事先信息發(fā)布制度、問(wèn)卷調查決策制度、重大事件民主協(xié)商制度等的建設,促進(jìn)協(xié)商規范化和常態(tài)化,探索多樣化的協(xié)商民主實(shí)踐形式,拓展“會(huì )議式”協(xié)商,增加協(xié)商密度,提升協(xié)商質(zhì)量;探索“網(wǎng)絡(luò )式”協(xié)商,建立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協(xié)商”模式,為委員履職提供更加便捷高效的載體;開(kāi)展“開(kāi)門(mén)式”協(xié)商,擴大參與對象,廣泛聽(tīng)取意見(jiàn),使形成的協(xié)商建議意見(jiàn)更具客觀(guān)性和可操作性,真正聚集社情民意,回應群眾期盼。

[網(wǎng)絡(luò )編輯:毛龍]